乾隆开始在西藏推行“金瓶挚签”制度

很多没有信佛的人,不相信有“六道轮回”的存在,更不相信有“灵童转世”这回事,认为这是一种迷信,认为这是一种套路!

乾隆开始在西藏推行“金瓶挚签”制度

然而,在我国的西藏,一直都延续和留存着通过灵童转世来继承活佛的制度,包括达赖和班禅这种大活佛和其他宗派的小活佛。

公元1193年时,藏传佛教的噶玛噶举派创始人都松钦巴大师,在临终前亲口立下遗嘱,他将会以灵童的方式转世为人。弟子和后人遵循大师的遗言,在他圆寂后,依照他生前的叮嘱,寻找并认定转世灵童,从而开始了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之路,并相续被藏传佛教的各个宗派和各个分支所普遍采纳。

例如,降生于藏历第十五绕迥水蛇年(1893年)的蒋扬钦哲仁波切,在孩童时,第一次接触一本五十页的《文殊真实名经》,就能一字不差的通篇背诵。而这本经书,经义深奥,即便是成年僧人,也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完整背诵。对于一个普通孩童而言,无师自通甚至是通篇背诵,绝无可能,除非他在前世时已精通经文内容。

除了活佛生前的遗嘱以外,在寻访转世灵童的过程中,主要有以下的手段和方法:

一、出生时的各种奇异的征兆和现象

藏传佛教认为,无论大小活佛,在出生时必然有一些异常的自然现象伴随出现。在寻访灵童的过程中,寻访者要向家属和周围百姓,详细询问出生前后,是否显现各种预兆。

十三世达赖在出生时,屋内的一个酥油包,毫无征兆的突然胀裂,酥油四溢,在藏人看来,这是无比吉祥的象征。同时,门前的几株梨树,莫名的开满了梨花,天空出现彩虹,像桥一样搭在了降生地的上空。

二、由僧众观察灵童体相和举止言谈

通过观察,尤其是在活佛圆寂前与他经常接触的僧人观察,找出与前世活佛有联系的线索或特征。

藏人都认为,活佛是菩萨的化身,其行为、言谈与常人不同,往往表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才能和特征,这些往往也是认定活佛转世灵童的重要参考依据。

三、让灵童自己辩认前世所用之物

藏传佛教认为,灵童不仅是前世活佛精神的存和延续,也同时继承了前世的所有修为和灵性。因此,他出生后,能够记起前世的一切,也可辩认前世用过的物品。

寻访者携带前世活佛的遗物,摆在被寻访者的面前,让孩童自己辩认。如果辩认无误,即被认定为转世灵童。

乾隆开始在西藏推行“金瓶挚签”制度

为了加强对藏人的管理,规范灵童转世制度,从1792年(乾隆五十七年)时,清朝中央颁赐一金瓶置于拉萨大昭寺(后移往布达拉宫),专挚达赖、班禅等大活佛的灵童转世。

乾隆开始在西藏推行“金瓶挚签”制度

《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》规定:

“……今后遇到寻访灵童时,邀集四大护法,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,用满、汉、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,放进瓶内,选拔真正有学问的活佛,祈祷七日,然后由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正式拈定。”
乾隆开始在西藏推行“金瓶挚签”制度

认定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的转世灵童时,亦需将他们的名字用满、汉、藏三种文字,写在签牌上,由大皇帝下旨确认册封。

原创作者:文史不假